Ceresus 觀點
”以需求為導向” 的智慧城市發展

Ceresus近期發布2018智慧城市發展指數報告,運用”以需求為導向”的智慧城市發展評估架構評比全球遴選之12個智慧城市。研究結果顯示,荷蘭阿姆斯特丹跟美國波士頓在12個城市中並列第一。南韓松島在完工後,可望引領亞洲智慧城市擘劃藍圖。

一個城市的”智慧”程度取決於其具備的能力是否足以推動與強化政府部會之間和企業組織、市民等的多方合作,以達成集體生活方式管理、財務與政權維護等發展目標。然而,Ceresus觀察,各地智慧城市的發展,目前仍以”科技思維”主導,較少”市民需求”引導,因而各方合作困難,政策方案後續採用率低於預期。

想解決上述挑戰,城市資料的收集與使用需更完整、宏觀,才能有縝密的資料分析來協助城市達成目標。Ceresus建議各城市運用”以需求為導向”的智慧城市發展評估架構,打造真正有感的智慧城市。

2018 Ceresus智慧城市發展指數報告中,以歐美亞12個代表性城市進行綜合比較,結合城市需求金字塔四層次需求與智慧城市策略發展五步驟,分別評量此12城市的達標程度,最後給出綜合性的分數與排名。

城市需求金字塔四層次需求包括災害預防與管理、集體生活模式管理、商業活動的促進、群體福祉的創造。智慧城市策略發展五步驟則是: 目標設定與規劃、資料庫建立與確立合作對象、先導計畫實驗、評估與治理、規模化執行與KPI追蹤。

排名第一的阿姆斯特丹,在目標設定、資料庫與合作對象確立,到先導計畫執行等階段是所有城市中最豐富的。當阿姆斯特丹官方和民間一開始形成共識,要更有意識地使用資通訊科技來提升城市品質時,便清楚知道合作對象與機制的重要性,於是在2009年成立了Amsterdam Smart City,其中包含政府、阿姆斯特丹經濟發展委員會(AEB)、企業(橫跨能源、資通訊、郵政、運動等)、知識機構(大學、研究機構),與市民團體(社會創新、文化)。

各方共同發想如何透過完整的策略與執行評量,提升哪些城市生活的面向,並籌措所需的人力與物力。在公開的Amsterdam Smart City網路平台上,隨時可看到各計畫更新動態,包含活動訊息、討論過程與結果、大眾意見徵求等,展現出真正以解決問題、改善市民生活為導向的智慧城市精神與活力。

在所有城市中,波士頓的前四個步驟是發展最均衡的。在許多智慧城市提案公開文件中,也看到了波士頓完善規劃先導計畫成果評估方式、預先規劃在什麼情況下,會如何應用先導計畫成果,再逐步擴大規模的策略力。

波士頓市政府對於如何導入前導計畫,有非常明確的要求。在Smart City Playbook中,政府單位用了幽默直白的口吻,請各家廠商在提案前,逐條思考自己想提供的”智慧產品服務規劃”,是否真的是出於對波士頓的需求了解而設計,還是只是單方面推銷。清楚地說明了政府歸納過往面對廠商的痛點和成功經驗後所產生的正確期待。

1. 不要再叫業務人員來了

2. 要幫真正的人解決真正的問題

3. 不要過度崇拜效率

4. 協助我們做更好的決定,而不(只)是更好的數據…

反觀亞洲,台北市在指標裡排名第八。特色是有很豐富的先導計畫實驗,包含智慧路燈、自動車駕駛等,但在資料庫建立與確立合作對象、評估與治理、規模化執行與KPI追蹤等步驟中,並不容易看到有系統的資訊整理與進度說明。

我們也建議台北市研究大雪梨城區(Greater Sydney)的績效評估架構。大雪梨城區其中的Western Sydney City,由於智慧城市實施起步較晚,吸取了各方目前實施的經驗,訂定出完整的逐步施行策略和基於市民需求而產生的KPI。另外,也清楚區分了各級政府(國家、新南威爾斯省、西雪梨市)的職責分工。

另外一個我們關注的城市曼谷雖然在排名中敬陪末座,但主要原因是其智慧城市發展藍圖才剛開始,後續潛力值得繼續關注。在泰國4.0主力政策與東部經濟走廊(EEC)發展的大力支持下,身為東盟智慧城市網絡初步計畫(ASEAN Smart Cities Network)的一員,曼谷有機會翻轉超前。然而,其基礎建設需快速鋪建與升級,以利建立基礎資料庫。

大雪梨城區的績效評估架構也為曼谷治理模式帶來良好典範。清楚的職責劃分避免了跨部門或跨區域合作之間的耗時溝通,且能更快速地引進民間業者的力量,共同優化執行成果。

任何城市治理工具,包含智慧城市涵蓋的資通訊、數據導向的作法,都應該以解決市民的各層面需求為出發,有策略規劃地集合各界力量實踐,並務實地公開實施與評量狀況,調整實行方法、擴大成功經驗,才能不斷產生動態的、永續性的智慧城市發展與治理。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