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resus 觀點
WeWork大裁員,對Co-working space意味著什麼?

共同工作空間WeWork近期大舉裁員,讓重要投資人軟銀基金寫下10億(含Uber)美金的損失。軟銀今年三月對Wework的估值,也降低為29億元(去年底估值為73億元)。WeWork這個共同工作空間是以大企業在各國的分公司為主要客戶,所以WeWork跟它的競爭對手在空間設計、服務方式都很不一樣,光是在新加坡就擁有11個地點,台北據點則是在信義區的精華地段。在它的會員服務方案裡,不只是有一般大公司的前台服務、信件遞送等等,還包括免費的餐酒飲料,也因此屬於中高價位,頗受有一定規模的跨國公司青睞。對於那些看準了跨國募資、仰賴全球化的浪潮,或想在各個市場裡截長補短、分散風險、增加營收的公司,WeWork是他們的首選。雖然說全世界(除台灣以外)進入封城,這些co-working space一方面需要繼續負擔高額的租金、卻又無法與會員收取月費的,WeWork的裁員並不意外。但其實WeWork早在2018年財務就有警訊,收入成長到19億但成本是18億,基本上收支相當。2019年WeWork無法順利IPO(因為公司470億美金估值實在太高,難以讓機構投資人同意),軟銀同意紓困,但為了縮減開銷,還是在去年11月就精簡人事,今年面對突如其來的情況,裁員將持續到五月份。這則新聞引起高度關注,也有很多人論斷co-working space行業受到衝擊,即將進入蕭條,但是這並不是全貌。

延思認為co-working space並不見得都無法生存,現階段發現更多的企業積極轉向彈性大、不用長期租賃的辦公空間。一旦原本的租約到期,預計會有更多的企業轉向co-working space。同時,很多co-working space的資訊設備完善,更有利於數位會議的進行,能漸漸轉型為適合頻繁數位互動的場域,也能夠凸顯co-working space的價值。最後,很多co-working space真正最大的效益在於進駐企業之間的異業交流、腦力激盪、找到新創意。在企業正面臨層層挑戰的此時此刻,這個特點是非常正面的啟發。

回文章列表